祁连山大通河河流阶地形成时代及地质意义

2018年第03期

关键词:
祁连山地区 大通河流域 ESR测年 抬升速率 河流阶地剖面

Keywords
Qilian Mountains;Datong River Basin;ESR dating technique;uplift rate;river terrace section
下载地址:    全文下载
摘要
     祁连山是研究青藏高原隆升与构造变形的关键部位,其中大通河河流阶地是祁连山地区早更新世以来构造隆升和气候变化的载体,厘定大通河河流阶地的形成时代及地质意义对于分析祁连山地区的区域构造和气候环境改变具有重要意义。通过ESR测年技术,并对大通河流域江仓区域的剖面样品实测,获取岩层形成时代数据,分别为(42±4)ka B.P.、(71±5)ka B.P.、(121±12)ka B.P.、(210±20)ka B.P.和(602±60)ka B.P.。根据测年结果,确认剖面为河流相沉积环境,形成时代对应中晚更新世酒泉砾岩和戈壁砾岩时期,表明大通河河流阶地在542~662 ka B.P.之前就已经形成,推测其可能是受到中新世白杨河组之后的盆山运动或早更新世祁连山的褶皱变形影响而形成的。利用测年数据计算抬升速率,从中更新世晚期到晚更新世中期,抬升速率加快,反映了大通河流域的构造运动和气候变化加强,祁连山江仓地区在此期间快速隆升,为青藏高原东北缘以面积和体积扩张的观点提供了新的依据。


本文地址:www.fabiao.net/content-17-1850132-1.html

上一篇:嫩江科洛地区晚侏罗世深熔花岗岩对嫩江—黑河构造带的响应
下一篇:内蒙古1:5万乌音呼日勒庙等四幅区域地质矿产调查新进展

分享到: 分享祁连山大通河河流阶地形成时代及地质意义到腾讯微博           收藏
评论排行